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-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!

雨枫轩

同 居

时间:2019-06-03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林健心韵 点击:
同 居


 
1、
 
   断定一个男人是不是真爱你,就选择与他同居;判断自己是否真爱这个男人,就选择与他同居。
   迈进同居的门槛,意味着为你的感情选择了恋爱到婚姻的中间地带,或者踏进天堂,或者迈入地狱。中间地带是灰色的陶醉,让懵懂而不安的心灵进入婚姻犹豫期。
   海子与齐伟同居了。在他们同居的三个月零八天晚上,齐伟又一次带着海子腾云驾雾,翱翔于阳光明媚的天空,沐浴在柳絮荡漾的和煦春风里,又似在汹涌澎湃的浪尖上翻滚,开始了一场甜蜜而疯狂的旅行。
雷停雨歇,海子的身体已让暴风骤雨折腾的疲惫不堪,心灵却被巨大的幸福浸泡着、滋润着。此刻,海子放松下来的身体汗渍渍的,瘫软在风平浪静的港湾。身体深处被唤醒的细胞依然无比的兴奋着,无法控制的痉挛颤栗,一阵接一阵的汹涌袭击着她那敏感喜悦的神经。雕塑般凝固的酮体,脖颈,后背还在不停的向外冒着晶莹汗珠,那汗水似泉水般不断涌出。海子感到整个头在眩晕,不由自主的将自己的脸庞朝齐伟结实的,同样赤裸的肉体依偎着,似乎要把自己的肉体融化到这个异性的体内,让灵魂与灵魂合二为一。
  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海子没有力气去睁开沉重的眼皮,她也不愿意睁开,担心自己那双漂亮妩媚的黑眼珠一旦睁开,这种无以言表的幸福感觉会立即消失在这个漆黑世界,被茫茫的夜幕所覆盖。海子幻想着,自己的身体就这样永远浸泡在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陶醉感觉中。
海子知道是齐伟起身了,这个强壮的、霸道的、征服占有了她的男人也会疲惫,适才,他似一头雄壮的狮子,放荡不羁的奔驰在茫茫的原野,猛烈而不知疲倦,喉咙不时发出令人恐惧的低沉的嚎叫。应该理解此时的男人,理解他们自顾自扭头睡觉的无奈。随他吧,海子依然不愿意睁开眼帘,周围发生的任何事情,那怕地动山摇都与她无关了。
齐伟托起自己的身子半靠着床头,摸索着为自己点燃一支香烟,然后将海子的头顺势挪到自己起伏而结实的胸膛上。海子仍然闭着眼睛,似灵魂出窍似得任由着齐伟,整个脸庞像孩子似得埋进齐伟的身体里,幼时海子就是这样依偎在母亲甜蜜的怀抱。
忽明忽暗的红点熄灭在黑暗中,海子的额头突然感到一股暖流荡漾,心一阵悸动,齐伟在用他灼热的唇吻着海子。如果说荷尔蒙决定的是一见钟情,多巴胺决定天长地久,那么肾上腺素让爱情不自禁。
海子挽起齐伟的脖颈,将自己的身体努力向上攀附,嘴伏在齐伟的耳旁轻轻呢喃着,“我的灵魂终于落地了。”
齐伟极惬意的搂紧了海子,像一支出水的芙蓉,柔软而光滑。
“我以后病了,如果躺在床上下不来地了,你还会这样对我吗?”
“你是晕了还是傻了,少胡说八道。”齐伟颠怒着。
“假如。”
“假如也不行!”
“真的,就要你回答我的问题,不准骗我!”海子摇晃着齐伟的身体,期望着她心底期望的话。既然自然世界可以做到天长地久,那么,她相信爱情也一定会地久天长。
齐伟知道海子在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,他们相爱不久,海子就常下腹疼痛,近乎疯狂的疼痛有时还会辐射到后背。身体的疼痛时常折磨的她浑身无力,疼痛严重时,她整晚的在床上佝偻卷曲着身子,翻滚着,呻吟着,疼痛令她无法入睡。齐伟无助地看着海子被折磨的样子,心里很疼,海子的每一声呻吟都像针似得刺着他的心脏,面对海子无助的眼神,齐伟只能陪着她一次一次的往医院跑。
几个月过去了,海子吃下了不少药,但临床治疗并没有能挡住疼痛这个魔鬼时常的侵扰。
“我侵入了你的细胞,你沦陷了我的灵魂。你偷走了我的体温,我收割了你的情感。我这辈子会陪着你一个人走到生命的最后。”
“你不后悔?”海子娇滴滴的说着,似溪涧淙淙清脆的流水,“一个女人青春的容颜会像三月的桃花一样快速无情凋谢。有谁会把枯枝残叶当美景欣赏?世上有太多的男人随着绿叶的枯黄,而让曾经海誓山盟的爱情像冰山一样坍塌。”海子不无担心,只是手臂将齐伟的脖颈揽地更紧了。
“荷花败了,我却收获了一池的莲藕。当我在人群中邂逅了你一眼,我就注定邂逅了我今世的姻缘,邂逅了我的幸福。”
“嘿嘿,我是不会被你的甜言蜜语催眠的。”齐伟给的答案,是海子心里期待的,但海子嘴上的反应却是矛盾的。也许,这就是女孩子狡诈不可琢磨的心思吧。
“相信我,我是这个世界的另类。你就是我的太阳。”
“嘿嘿,一不小心,我会烤焦你呢。”海子心里对齐伟的话很受用。
“你让我破茧成蝶,我不相信自己是飞蛾扑火。”齐伟感到他对这个女人的爱已经溶入骨髓里了。
“我……我上不来气了。”被齐伟亲密有力拥着的海子,此刻幸福的似乎要窒息了。
伏在齐伟身上的海子心里已经做出了圣神的决定,自己此生就交个这个男人了。人生都有自己的命运,海子在心里暗暗祈祷自己,但愿是在正确的时间遇到了正确的人。看来这个男人应该与自己的家人见面了。
米线店角落里,一张长条桌旁,海子与她的闺中密友方言面对面坐着。两人的面前分别摆着一份砂锅米线和一瓶‘冰峰’。
海子举起‘冰峰’,对一脸忧郁表情的方言说:“说吧,小姑奶奶,我不喜欢阴霾天,你与文涛发生什么变故了?”
“我没有你这个兔崽子幸运,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和喜欢你的那一位。”
“别泡在福中不知福,人家文涛什么不都由着你,够惯你了。”
“这个家伙像得了疟疾打摆子忽冷忽热的,一会晴一会阴的像个神经病,我都快被他逼成神经病了。”方言说着,一双筷子狠狠的捣着砂锅,砂锅此刻就是那个让她不舒服的文涛,委屈的成了她发泄的牺牲品。
“愿闻其详。”
“女孩子过生日是个大事吧?你知道文涛给我送的什么?”方言皱着弯弯而俏丽的眉头,还没有等海子反应,又接着说,“让你瞧瞧”,说着将手机翻开,欲递给海子看。
“拜托,别把我惯成窥私习好,还是你说吧。”海子翻着眼睛,嘴叼着吸管美滋滋朝嘴里吸了一口‘冰峰’。
“不愿看,拉倒。”方言将手机重新放下。“一句生日祝福的话,外加九朵玫瑰花和蛋糕表情。你说这个家伙可恶不!他心里有我吗?想起来就来气。”
“你要为这事和他说拜拜吗?”海子反应异常的平静,似乎一点没有跟着方言愤怒的情绪起舞。恋人之间不发生矛盾才值得大惊小怪的,谁又会对山林间突然刮起的一阵风而不可思议。海子的话直接触及了方言情绪的底线。
“没有想好,这不就找你了吗。”
“嘻嘻,舍不得吧。是他小气还是你小气?就为这事和文涛闹腾,闹个天翻地覆慨而慷,那不是咱方言小姐的性格。文涛是一个很有内涵的人,不是那种在感情问题上的小气鬼,也许是他因为什么事不能与你过生日呢!”
“你这个家伙怎么替他说话!他给你告状了?串通好了气我。不管他有什么事情,都不能不把我当回事。这次我忍气吞声了,以后结了婚,我还不被他冷落到墙角里,去与蜘蛛为伴,要是这还恋个屁爱。透过现象看本质,小事折射出大道理。”
看着方言因气愤而有些扭曲的表情,海子笑了笑,“这要怪国家文字改革委员会,原来这个‘爱’字宝盖下面有个心,好了,让人家给改革拿掉了,成了友谊。不过你给添上,心里有就行了。”
方言瞪着海子,不解的说道:“说具体的,别往歪道上引。你说我哪一点都不比你差,怎么就没有你的命好!整天泡在齐伟给你酿造的蜜罐里。”
海子拿起勺子轻轻在砂锅里划拉几个圈,拨开汤面上的辣子油,淘出一勺汤,有滋有味的哧溜着。“方言,我才不要纠缠你的具体烂事呐。作为铁蜜,我想说不要拿自己和任何人比,你就是你自己,你不是别人的影子,但任何女人都会替代你成为文涛的恋人,像文涛这样优秀的男人不缺女人。”
方言看着海子,似懂又似不懂。
“不明白是吧,不明白就对了,嘻嘻。你身上有他的味道吗?”
“他的味道?”方言眼睛直直看着海子。
“你和他有肌肤亲密接触吗?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,女人的味道,拉开了女人与女人气质的差异。男人的味道,反应了男人与男人之间品行的距离。恋爱中的个体都必须有双方的混合味道,你懂得。”
“你说呢?”方言送给海子一个不屑的眼神。
“猜谜语是吧,恋人之间必须有肢体的亲密接触,女孩子的体味融入男人的味道,这个世界上就塑造了一个崭新女人的味道。”海子说着,做了一个将两只手交叉的肢体动作,又摇摇头,“但这不足于让他在销魂陶醉中臣服于你,离不开你。恋爱要靠真诚,还要让他迷恋上你的身体,你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要靠你自己去树。女人在恋爱中多是被动的,在矜持和成熟中,我觉得哈……”海子停顿了一下,看着方言,方言说,“继续,我洗耳恭听。”
“好。我继续免费教育雕塑你这块木头。我刚才说到矜持和成熟,我觉得你应该选择成熟,男人也一样。选择同居是恋爱中的男人女人成熟的表现,因为人类就是同居动物。同居,增加了两个人肉体接触的频率,同居让你对他的性格、生活习惯有了深入了解。当然,必须有爱情这条线牵着,两个人相处,在一些小事情上不要太计较,男人有男人对行为的处理方式。文涛心里没有你,他怎么会祝福你?不是常说一句话,大智若愚吗。”
“大智若愚,嘻嘻,你是说什么‘鱼’?草鱼、鲢鱼、乌贼鱼?让我像鱼一样滑吗?”
“严肃点。真拿你没办法,朽木不可雕也。”
“滚。瞧你的眉毛,你需要给自己补妆了,刘海也该剪了。”方言严肃、认真的瞪着海子,夸张的紧锁着眉头,瞪的海子竟有些不自信了。
“吃吧,这麻辣味的米线味道绝对正宗。”海子不再理睬方言,开始专心吃自己的米线。
 
作品集林健心韵 责任编辑:秋雨枫
顶一下
(1)
50%
踩一下
(1)
5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发布者资料
林健心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:2014-04-28 15:04 最后登录:2019-06-06 10:06
互联网彩票 彩民交流论坛 手机购彩app 五分排列3 头奖彩票网站 彩票购买走势 易赢彩票 易赢彩票 头奖彩票网站 彩票购买走势